時間改變了沵莪哋模樣

温瑞安:

破浪——遥祭《逆水寒》

原创文:本来老六

水寒伤骨。

据说能使人感到忧伤的,往往是破碎。
你所认为不会破碎的在你面前陨落,那么猝不及防;
抑或你知道一定会破碎地终于还是在你面前粉身碎骨,那么不疾不徐。

《逆水寒》是一部使人忧伤的书,虽然所有的痛苦实际上是那么剧烈,那么迅猛,但偏偏缓缓地发生,使你无法擦肩而过。
使你必须细雨梦回,一次次地被这一切折磨。

人事渐知,我们会有朋友。

我们的朋友会接踵而来,次第而去。
但几乎就在你在朋友里开始有了好朋友的同时,就像打开的唐扇自然会有褶皱,我们就会被朋友利用、出卖和抛弃。

对戚少商而言,连云寨的八位寨主除了“双刃搜魂”马掌柜殁于楚相玉案,
“千狼魔僧”管仲一早早地死在顾惜朝手上,
“虎啸鹰飞灵蛇剑”劳穴光横死,
“红袍绿发”勾青峰暴死,
“赛诸葛”阮明正炸个粉身碎骨,
“金蛇枪”孟有威和“霸王棍”游大龙叛变,
只剩下“阵前风”穆鸠平陪他亡命天涯。
这一切,都发生得太快了,对了,快到他都无法在杀敌的时候忘了自己只有一只手了,但如果以为这就是戚少商的破碎,实在太看不起老天了。
天最黑的时候不一定接着就亮起来的。

岁月消磨,我们会有她。

看了那么多爱情小说,我唯独最难了《悲惨世界》里的那句话:她来了。
只要爱过的人,就会明白这三个字的意思。
宛如把手置于火中,纵然烧焦了却只看见她眼旁沁出的泪水,奇怪的问道:
你怎么哭了?眼泪,都顺着眼睫毛滑下来了。

其实戚少商在这点上似乎是幸福的,似乎“纵然我们生活的冰冷世界依然难改变,我至少我还拥有你化解冰雪的容颜。”
她来了,也和他在一起了,只是那么多的风雨之后,秘魔岩前,息大娘还在说什么“两不相欠”,而这边,心头上一刀一刀的又是什么“我会成全你的!”。
两个人又开始讲起了道理,我们明白:非似路人是路人了。

理由。

其实这部书不断地在让我们找寻一个理由:
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么无趣的生命?
每当我们以为找到理由时,他就帮我们一个接一个地就那么破碎。
当铁手认为正义自在人间缚手就擒的时候,
当雷卷认为他靠自己的友谊就可以帮助朋友冲破黑暗的时候,
当捕神矜持的一尘不染终于被玷污的时候,
当无情认为自己不会被利用的时候,
我们看渐最后云开雾散的还是要靠“皇恩浩荡”!
那么就算是顾惜朝、黄金鳞、文张先下手为强,大家从结果上还不是一样?
你可以说你不在乎,但又如何也能要求别人不在乎呢?
就如我们困扰的并不是如何选择,而是为什么要如此选择,又或许,我们都知道答案,但如果接受,粉碎的又将是什么呢?

无所谓正义再一次战胜邪恶,也无所谓有情人终成眷属,我只记得一如这逆风吹浪,十七年前,那么段时光,就这么挣扎过去了。
如是我闻,如梦,如幻,如雾,如电,如泡,如影。

如六个本来老六

《有关溫派樂乎照片与温粉的说解》:“妒者慎入:血压自负”:
很多人有所误解:(一)以为读武侠小说的都是比较“年长”的读者,至少是85-80前的“遗族”。(二)以为以阳刚男性读者、大叔居多。(三)看武侠小说或相关作品的多不甚美或帅,因美和帅的都忙着做别的活动去了。
大缪矣。
我們不大清楚別的作家擁有什麼類型的讀者,但欢迎大家调查一下溫書讀者侠友支持者的最新数据:
(一)温书拥有大量的90后乃至05后的读者粉丝。温大哥有铁粉注册逾二千万,而且是死忠铁粉,因為溫大的文筆和觀念超新,以前可能還有比較守舊傳統的看不慣的,現在的讀者反而一見大樂,省覺師出這門、源自這头,于是便管它东南西北风,死忠温派不放松。
(二)温书有的是帅哥、美女读友、侠友,温大哥一直也一向有这些友好者明刀明槍、潛水暗中的拥护支持,更因为温书文笔惊艳优美,創意超新,女读者其實一点也不比男性势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(三)是温大哥平时不太同意将照片贴上发布,现得温大嫂大大大力支持,我们温派资料中心(即是派内戏称的“神毛组”:刁700、何火雞🐔、香蕉人、陆破洞、飞龙钉、龙飞九天、網巨蟲、張廠公……组成的发掘纵队)每隔一段时间,可能会在乐乎和温大公众号或在温群发布系列温大哥与读者、侠友、美媚、帅哥照,敬请羡艳、吐槽、支持、点赞,至于别有用心、有色眼镜、搬弄是非、眼红嫉恨有毛者慎入,血压過山車人士自负。

评论

热度(69)

  1. 彼岸花精灵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飘渺D眼泪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几世情缘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东方东的东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蓝哦末哦蓝哦未哦蓝哦天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容颜为谁画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